“雷阳”,约定俗成

2009年12月11日 作者:龙鸣 编辑:邓丽娜    评论   我要评论

 

 湛江新闻网讯:“阳”是中国文化中极为重要的一个范畴,有着非常复杂的含义。词典解释“阳”为山的南面或水的北面,多用于地名。中国有许多地名中有阳字,如衡阳、益阳、邵阳、安阳、洛阳、南阳等。“雷阳”是指雷水之南。据刘谷城教授考证,“雷阳”最早出现于成书于宋代的《一统志》,其中记载:“雷州府郡名雷阳,郡在雷水之阳,雷水指的是雷州湾海域。雷州府郡治在雷州湾海域的北面,日照时间长,故名雷阳。”

 除了前面提到的在易文化中与“阴”相对的含义以外,还有两重意思与本文有关。其一有鲜明、明亮之意。《诗•豳风•七月》:“载玄载黄,我朱孔阳,为公子裳。”毛传注道:“阳,明也”。《吕氏春秋•审时》:“得时之麻,必芒以长,疏节而色阳”。陈奇猷校释曰:“‘色阳’是颜色鲜明、漂亮的意思。”其二有温和、温暖之意。《诗•豳风•七月》:“春日载阳,有鸣仓庚。”毛传注道:“阳,温也。”陶潜《杂诗》之六:“御冬足大布,粗絺以应阳。”王瑶注:“阳,温暖”。鲜明、明亮、温暖、漂亮,正是我们所要定位的文化中内含的元素,也将成为我们继续追求的价值取向。

 正因为如此,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古人不约而同地喜欢用“雷阳”二字称谓这片土地。宋代的大诗人秦观被贬雷州一年多,诗篇有《雷阳书事》三首。其中有对当时风俗的描述“骆越风俗殊,有疾皆勿药。”南宋丞相李纲被贬海南路过雷州时,在《伏波庙碑阴记》一文中说:“次雷阳书碑施金,委郡守董侯总其事……”南宋的李光、梁安世、李仲光,元代著名文学家范椁、罗璋等在其文章把雷州半岛称为“雷阳”。与莎士比亚齐名的明代戏剧大家、诗人汤显祖在其诗《别鲁司理》中写道:“目送雷阳外……乡国似南漳。”明代文人戴嘉猷写诗赞颂寇准,曾有“万古忠魂依海角,当年枯竹到雷阳”的著名诗句。

 外地人在诗文中提到雷州半岛都称之为“雷阳”,那么本地人呢?雷州历史文化名人陈瑸在诗文中提到家乡一律称之为“雷阳”。他为雷州的八个著名景观写诗,命名为“雷阳八景”,在他考中进士之前写的诗《敬业堂会课归率成》三首中末句云:“地尽雷阳天未尽,看谁衣锦早还乡”。他去台湾前写的一首诗题为《是夜梦寇莱公贬雷阳事……》。陈瑸的许多文章、奏疏,文末都署名雷阳陈瑸,字里行间透露出自豪。别人在尊称陈瑸的时候,也在他的名字前加上“雷阳”二字。清乾嘉年间福建官员谢金銮在记述陈瑸功绩时写道:“雷阳陈中丞初为台湾观察,尝北巡淡水,往返千四百里,自备糗糒。”如“常山赵子龙”,柳宗元被称为“柳柳州”,韩愈被称为“韩昌黎”一样,名人名地相互借重,相得益彰。陈昌齐把他在北京的住宅题名为《雷阳会馆》,为家乡会考学子、候补小官,旅人商贾到京提供住食之便。可见,从宋到清,文化达人们一致感觉“雷阳”一词既有直溯远古的历史厚重感,又有异常鲜明地方特色,大家津津乐道,而使“雷阳”在全国有了相当高的知名度,提起“雷阳”,人们就知指得人文色彩丰富的雷州半岛,从而成为约定俗成的常识。

来源:湛江新闻网

评论

讨论区:   已有 个网友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本文评论
内容:
       
昵称:

相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