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步南海丹灶上安小村:一颗被平凡之美打动的心

2016年09月18日 09:43
来源:搜狐 作者:魔旅行

字号:T|T
评论0条我要评论打印

  不知从何时起,也许是因为压力,也许是因为浮躁,我们的各种感官仿佛变得越来越迟钝乃至麻木了。

  就像时下许多人偏爱麻辣口味一样,如同家常小菜般清新平淡、细水长流的故事已经很难捕捉人们的眼球、或是触动人们的心灵,非得如麻辣小龙虾一般辛香刺激的文字图片和”爆点“内容才能引起关注。

  微博上许多朋友说,喜欢看我拍的照片,“为什么那些平凡的村里人家、野花野草甚至是小虫子,在你的镜头下都显得那么美?”。

  其实,我们的生活里从来不缺少美。只是,你还有一颗能被平凡之美打动的心么?

  “南海丹灶上安,北李北陈南李”

  南海丹灶上安北李、北陈和南李村,三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村子。

  七八十户人家、几百口人,毫无”名气“可言,乃至在强大的度娘上都难以找到关于它们的一丝半点介绍。

  不起眼的小村却有着700年的历史,数十栋黑瓦青砖清朝民国时期的老屋里,迄今已有十代人在这里繁衍生息。

 我们完全是”歪打误撞“来到这几个小村子的。

  此行的目的地原本是同属丹灶上安的“南海大湿地”,去了之后才发觉河提公园许多地方仍在规划建设中,到处烟尘滚滚;”金沙滩“也远远没有网上渲染的那般如同“南海夏威夷”般秀美,只是一片小小的河滩地。

  正当我们悻悻地踏上归途,也不知是谁指着路边的老房子说了一句,“不如我们去那边的村子里转转吧!”

  在村子里信步游走,无意中来到一座古色古香的祠堂门前,我们的目光被旁边幽深的老屋窄巷所吸引。

  在这个平常不过的小村子里,究竟能有什么“看头”?

什么是风景?一花一木都是风景

  错落有致的古街窄巷、老屋墙角的青苔、墙壁上雨水的斑驳、屋檐上的荒草、天台上垂落的野花、废宅里茂盛的狗尾草、街角的大榕树……处处都是风景。

  窄巷幽幽,曾有多少人从门前走过?

  墙角的青苔也有春天。

  你走了,阳台上的花儿也枯了……

  记住门牌号,就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  只要有阳光,我就能长成一片森林……

  是古树守着老屋,还是老屋伴着古树?

  与荷对视,有一种不能言传

什么是故事?一屋一物皆有故事

  古老肃穆的祠堂、长满杂草的小窗,空屋里落满灰尘的桌椅、角落里的灶台箩筐,还有被岁月和脚步打磨得发亮的石板街……都在向我们讲述一段段往事。

  斑驳的小窗前,是否曾有一位待嫁的姑娘怅惘地张望?

  我已在屋前等待许久,楼上的姑娘可否出来一见?

  我有晒好的豆角干,你可有配菜的辣椒和猪肉?

  主人不在,记工分请自己看墙……

  曾几何时,我也曾装满丰收的喜悦。

  住户离开,土地还在。记得常回来拜拜。

  在过去,这许是一户人家的全部家当。

  从前的某个黄昏,是否也有一位女子,如我一般伫立于墙边?

一人一物一世情,一枯一荣一瞬间

  南李村的一位阿婆,好奇地看着我们这几个来“影古董”的年轻人……

  听到要拍合影,阿婆的脸上露出少女般灿烂的笑容。

  一位“凑孙”的阿姨,向我们得意地炫耀自己身后的大胖小子。

  热心的陈伯,为我们讲述北陈村的历史。

  指着不远处的陈氏家祠,说起陈氏家族在此处几百年来的发展,由人丁单薄而逐渐枝繁叶茂,陈伯颇有些小小的自豪。

  北李村的几位阿婆,告诉我们她们已经是李氏家族在此地的第八代子孙了。

  北李村头,数十间古民居对着荷塘一字排开。

  其中光是宗祠就有三、四间。

  这间建于清代的李氏宗祠,已经被列为南海市的“不可移动文物”。

  村口的古榕树下还有一座小小的“洪圣庙”。

  虽然比不上其他洪圣庙那般恢弘,几百年来洪圣公也同样庇佑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。

  眼见北李村人丁兴旺,屋舍俨然,而六百年前最早落户此地、曾经兴旺一时的“南李”一族,却只剩下十几户人家和“三条巷”,让人不禁感叹岁月匆匆,枯荣只在一瞬间。

  在一所“荒宅”里,我捡到一本借书证和一些过去的票据。照片上的这位清秀少女,如今也该有个相同年纪的儿女了吧?

  坐在老屋前,细细地端详这些过去的物件儿,就像是在阅读一段段清晰的往事。

  

相关新闻

[责任编辑:陈丹华]
网友评论:
昵 称
  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不代表本网立场
湛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    ①  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,包括图片、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﹑信息等,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,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。
    ②  获得合法授权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恶意修改,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"来源:湛江新闻网”字样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所产生的任何后果与本网站无关,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    ③  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湛江新闻网联系 。